眉州东坡王刚:损失已近7000万,但再难也不关店

2020-02-02 14:03:00

核心导读

眉州东坡现在都有哪些自救措施?

为什么王刚坚持眉州东坡不关店?   

眉州东坡怎么扛过当前经营损失?     

“2003年的非典要是再多持续半个月,眉州东坡就倒下了。”这是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结合上一次他所经历的疫情,对公司危机的一次深痛记忆。而对于《零售老板内参》问到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,眉州东坡能挺多久?王刚给出的答案是: “不管多难,都绝不等死。” 

此次的疫情中,餐饮行业无疑是遭受损失最大的行业之一。“现金流吃紧、餐饮业告急、再不做出决策门店就会被拖垮……”在一个个惊悚体的标题中,悲观、恐慌的情绪在扩散。

每个春节期间,都是餐饮企业兑付上年年终奖金、供应商货款、提前采购春节旺季食材的资金短缺高峰期。这种资金短缺现象加上现在疫情造成的停业情况,让绝大多数餐饮企业陷入历史性危机。

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的一句“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”,更放大了餐饮人们的绝望情绪——连西贝都这样了,我该怎么办。

餐饮业因为这次疫情要彻底大洗牌的声音,已经蔓延到全行业。

王刚向《零售老板内参》坦言,在目前生意下滑8-9成的情况下,眉州东坡可能也只能撑不过三个月到半年,但他坚信公司能打赢这场仗,因为在行业灾难之前,眉州东坡已经挨过了“非典”、“512”汶川地震、雅安地震等诸多突发事件。

 

图为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

王刚给《零售老板内参》展示了一份眉州东坡在疫情期间的工作报告,这份名为“眉州东坡·防控病毒·百天作战计划”的报告中,从防控病毒、援助疫区、自救方案、损失评估四个方面,对公司接下来的工作做出了部署。

这份详细的工作报告,和很多餐饮企业的茫然无措形成鲜明对比。《零售老板内参》在近日接触了多家餐饮企业,感受最深的一点是,目前很多企业还沉浸在不知所措的观望和被动应对中。

在这份报告中《零售老板内参》看到,眉州东坡在此次疫情中遭到的损失也是巨大的,大头主要包括退餐损失、工资损失、房租损失。

直接损失就是,突如其来的疫情所带来的退餐损失,从1月21日到30日,眉州东坡一共退餐11144桌,损失金额在1700万左右。

为了满足春节的供应,眉州东坡没有让员工休假,并给予他们过年三倍加班费,这部分费用在848万,而公司日常每月的工资大约在5000万,此外,为了感谢目前奋战在一线的员工,公司光发出的红包就共计220万。

房租也是此次餐饮企业损失的重点,在疫情影响下,目前眉州东坡的生意下降了8-9成,但房租还得照付,公司每月的花费在房租上成本约1116万,此外还有员工宿舍的房租约295万。

《零售老板内参》粗略统计,此次疫情给眉州东坡带来的损失7000万有余。

面对如此巨大的损失,王刚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消极的情绪,反而在采访中不断强调“困难重重,信心百倍”。

眉州东坡在全国的门店除少数因不可抗力被迫关店外,几乎全部坚持营业,“开店的目的主要是,人在军心在,表面上是损失很大,但是我觉得长期是在锻炼我的队伍。”

面对疫情,眉州东坡一边在做公益履行社会责任,另一边也制定了一套自救措施,核心包括两块:主攻外卖和开展平价菜站业务。

图为眉州东坡位于湖北黄冈(湖北疫情第二严重城市)的战地食堂人员(下同)

王刚告诉《零售老板内参》,目前仅剩的一两成生意,80%都是靠外卖撑起来的。但光依赖外卖也是不够,在眉州东坡看来,餐饮行业即是流通业,如何利用眉州东坡的供应链,把零售业务进一步加强起来是眉州东坡当下在考虑一大自救方向。

作为北京中餐中最早建立物流配送中心和中央厨房的企业,眉州东坡已从二十多年前的一家小店,发展到如今的拥有眉州东坡酒楼、王家渡火锅和眉州小吃等多个品牌,涉及正餐、火锅、小吃、外卖等多个业态,形成了从农业到食品加工再到供应链的一整条产业链。

目前眉州东坡已经开始通过这个链条,把四川的瓜果、蔬菜、调味料、生鲜、成品、半成品卖给周边社区的居民,来自眉州东坡方面的数据,自1月26日启动平价菜站以来,眉州东坡在京的门店每天向所在社区、家庭提供的肉蛋瓜菜近300公斤。

王刚透露,接下来半成品将是眉州东坡发力的主要方向。“这次疫情恢复起来需要一定时间,正好趁这次彻底去打通餐饮零售、线上线下,我们现在已经在安排在营业执照增加半成品这项。”

以下为《零售老板内参》专访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实录,略经《零售老板内参》删减编辑:

生意整体下滑8-9成,最多撑3-6个月

零售老板内参:眉州东坡目前是一个怎样的经营状况?

王刚:生意下滑了8、9成,剩下的一到两成的生意80%都是外卖,20%是堂食+菜站。

零售老板内参:疫情带来的影响我们预计会持续多久?

王刚:之前考虑是三个月,现在我们把他提到半年乃至一年,以一年来备战,所以说要竭尽可能的来管控好我们的人力成本和食品成本,其他的我还真不敢想。确实困难重重,但是我们还是信心百倍,因为现实摆在这,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。

目前就是全力备战,因为疫情还在,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,我们的爱还要传递。但我们对政府有信心,因为政府没让我关掉,我们也对自己的措施有信心,对我们的团队有信心。


零售老板内参:西贝董事长贾国龙说,目前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,眉州东坡能挺多久?

王刚:你问的这是个现实问题,我觉得我们的现金流也就是三个月到半年,但是我真不敢想,一想有的时候就没劲了,我觉得现在我们还是全力备战吧。

眉州东坡如何自救?

零售老板内参:我们现在主要在做些什么?

王刚:我现在更多在思考的是三点:

第一,在政府没有要求我们关店的情况之下,我们选择开业,我们开业的目的,不把一个员工推向社会,对员工的吃住行,防疫的培训包括他们员工宿舍提供基本的保障。化地为战,不让他们离开所在的这个城市,不给社会添乱。

第二,我们眉州东坡在全国的100多家店,目前在为所在城市的一线工作人员免费送上热菜、热饭,就是做公益,特别是我们在湖北有5家店,武汉两家,黄冈3家,大概有210名员工,正通过我们启动的集团四级应急预案,为武汉的医护人员、记者团、公安干警等提供餐食,建立了战地食堂。

第三,对消费者,我们在提供外卖、堂食以外,还新推出了“便民平价菜站”,眉州东坡60%左右应该都是我们的常客,他是周边的社区的,一个是为他们提供平价菜,另外正好我们春节备了好几千吨的货,正好客人有这种需求,我们就把我们食材、成品乃至半成品,放在店里售卖。

零售老板内参:作为一家有零售业务,标准化程度较高的中餐企业,眉州东坡受到的影响是否会小一些?

王刚:这个时候不光餐饮业,各行各业都停滞了,这个时候谁都困难,但是我们更多想的是自救,我们现在就是在创新、迭代我们的这个菜站,实际上就是一个餐饮+零售模式,我觉得这次也正好是是创新我们的商业模式的时候,我们不能等好药,等好药肯定是不行。

零售老板内参:具体是怎样的商业模式? 

王刚:这个场景之前也一直在做,我们是全产业链,有农业,有食品公司,我们的食品是出口几十个国家的。现在消费者都不出来吃饭了,但是买了菜回去又不会做,所以我们就想创新来个半成品。比如鱼香肉丝,我给他切好、配好了,店里平时买一份40几块钱,但是这种半成品只要20几。

零售老板内参:这个模式需要我们具备哪些能力?

王刚:我有全套的供应链,正好这次就用上了,以前我们把这块没有做强这一块,正好这次我就把这一块就给加强了,比如我们有中央厨房,有源头的食材,有我们的食品公司出厂的调味料。

这次疫情恢复起来需要一定时间,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方向吧,彻底打通餐饮+零售,线上线下,我们现在已经在安排在营业执照增加半成品这项。

零售老板内参:这种半成品我们主要会通过哪些渠道售卖?

王刚:我们会先在我的店里边卖,模式跑通以后可能会在超市里开一个展台呢。

为什么坚持全部营业?

零售老板内参:目前我们有多少门店是营业的?

王刚:几乎全部营业。个别一些,比如说挨着医院,或者有一些整个商场关掉。我们在武汉的店,开始政府也让我们关,后来我们跟他们协调,说我们要给一线工作人员免费送餐,后来政府就同意我们营业,我们是那个区,武昌区唯一一家开业的,因为公益这一块政府是很支持的。

零售老板内参:我们为什么还要坚持营业?

王刚:其实关店很容易,成本最低,开店压力更大,承担的责任更大,万一出现一个疫情没准把店又给我封了,而且开店也赚不了什么钱。

开店的目的主要是,人在军心在,不然将来我们餐饮人,你一来疫情关掉,你都对这个应对的防御预案不会了,你看我的报告,我们眉州东坡就锻炼了我们的应急战士,为什么取名叫战地食堂,就是危险时期,我们依然要战斗,我们要做公益还得做点生意,一手抓公益一手抓自救。

这样锻炼我的部队,就是最好的团建,我的部队就很强嘛,军心就很强,一旦恢复的时候我认为就会生意就会暴涨的,因为我们团队的战斗力更强,表面上是损失大,但是我觉得为了长期,也是在锻炼我的队伍。

人在,军心在,人在精神在,这是第一。第二是措施,就是我们应对的方法,我们这次比非典更先进了,天天开,天天迭代我们的经营。

零售老板内参:这带来的人工成本是不是也会很高?

王刚:我们一个月大概工资要5000万,这个我都想了,我现在都不能给我员工谈,有一些员工都主动说延期或这一两个月就不领工资了,我们的高管也说我们都不领了。现在都不是去谈这些的时候,还是大家一起共度难关。

三个月六个月过后,我也不知道眉州东坡能不能存在,但是我觉得我一定还要做公益,我们还要给社会发光,我们要自救,等好药没用,你想让政府给你补贴,你有什么理由,你干了啥呀,我得先干,我得为社会承担责任,我得为员工保护,我得为社区服务,我还得做点事儿。

这样战斗三个月、半年,我眉州东坡死掉了,但是我是一名战士,我是烈士,而且你一关门员工就跑回家,一会儿感染了,给社会惹多少事儿呀,我让他们不许走,我管你们的吃喝,我还管你们保障,非典就这样,大家都习惯了,我们的员工平时是员工非常时期全是战士。

我说就跟军人一样,甭去想别的,第一有企业全力保障你,我们有饭吃你们就有饭吃,企业的背后还有国家,那你怕啥呢。我们天天拿湖北区域那210个员工来激励我们的1万名员工,我说你看看我们的湖北战区,我们的团队全力的冲在一线。

2003年的非典是如何度过的?

零售老板内参:2003年的非典,眉州东坡是怎么度过的?

王刚:因为我是军人的孩子,我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英雄,所以我骨子里就是家国情怀,我这个人,越难我的勇气越大,非典的时候是这样的。

我们的总部在北京,当时北京也是非典的重灾区,但是我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信,我说非典时期我要跟你们在一起,在一起战斗,我让我的母亲我的孩子都在,都跟我们在一块,因为员工就是看老板,你老板的决心有多大,员工会视你是他的榜样。

其次我说我会为员工做好保障,就是我要保障员工的吃喝,保障员工的工资,我说我用我的家产用企业来保障员工,不把一个员工推向社会,员工一下子士气就高涨起来了。

其实那个时候我实话说,非典再过半个月眉州东坡真的就倒下了,我表面上很勇敢,实际上我心里边其实是很害怕的,你问的问题,到底三个月半年眉州东坡会不会倒下,我在员工、社会的面前我绝对是不会说我也害怕,因为活的是一种士气呀。

零售老板内参:非典时期门店是一个怎样的经营状况?

王刚:2003年那会儿我们只有七八家店,一天卖50万,然后非典来了,一下就变成5万,掉了9成,跟现在一样,跟现在一样,就掉了八九成吧,年三十我们计划是要一天卖1000多万的,我们平时也是600万左右,现在就变成一天只有100多万。

我们非典一个人也没得,措施得当,我相信我们这次的疫情,也是一个也没有,我们现在把最先进的防护服已经运到我们湖北团队了。

零售老板内参:经过当年的非典后,餐饮企业在过去十几年在您看来有没有进步?

王刚:非典过后很多人没学到什么东西,就是没学到这种锻炼队伍的这种能力没学到。

当时餐饮几乎全关了,都跑了,我毅然决定要留下,第一所有店都关掉了,整条街就我们眉州东坡开着,让我们获得了垄断的地位,第二,如果你把员工都放回去了,连续几个月都开不了张,这支队伍就散了。

所以我说人在精神在,人在军心在,这之后我们获得了政府、合作伙伴的很多支持,比如说银行给我们减息、房东给我免房租,从非典之后我们反而赢得了大的发展。

(来源:零售老板参考 谢康玉)

转载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 “来源:XXX(非搜铺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本站采编中心:0571-87015503-809,邮箱:zhousongping@soupu.com。

搜铺资讯 责任编辑:周松平
分享至:

点击排行

数据

58同城发布新冠疫战房产经纪人报告:66.8%留在本地

访谈

云泰商业CEO吴铮:疫情后商业地产二分效应会更明显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