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铺首页 > 资讯 >行业 > 正文

按下重启键的电影院,新片为何仍难上荧幕?

2020-08-01 13:44:00

7月20日,沉睡了180天的电影院,迎来了新生。10天间,全国各地的电影院陆续打开大门,抹去积尘,期待着与观众的重逢。

一方方黑色的荧幕,重新被点亮。然而,除却《第一次的离别》等一两部新片,电影院并未迎来更多的新电影,尤其是被观众期待已久的“头部电影”寥寥无几。

支撑着电影院缓慢复苏的,要么是《当幸福来敲门》、《一条狗的使命》等经典老电影,要么是在2019年曾上映过的《误杀》、《寻梦环游记》等口碑较好的重映电影。

所以,与其说大部分首批观众们是为了看电影,不如说是为了花钱重拾”走进电影院“的那份感受。但显然,观众们这份对电影院本身的怀念持续不了太久,而电影院仅靠着啃老本也很难真正复苏。

电影院重启10天后,无论是观众还是电影院,大概都殷切期待着,新片登上荧幕。

一纸通知背后,难掩复苏尴尬

“哪怕一场电影只有一个观众,我们也会正常为他放映。只要有观众,荧幕就不会黑。”

7月29日深夜,重庆市一家保利万和影城的工作人员张睿博(化名)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这是他回到岗位的第5天,在这之前,因为突来的疫情,他已在家“休假”多时。

而9天前,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明确“低风险地区电影院7月20日可营业。”一纸通知,让张睿博终于如愿回到影院,站回了熟悉的检票口。

事实上,早在几天前,张睿博就从同行群里听到了一些风声,但经历了多次推延后的他已怕了“狼来了”的故事。幸运的是,这一次,“靴子”终于落地。

“疫情期间有不少同事都选择了辞职,但我对电影院的情感很深厚,就一直坚信,寒冬终会过去,我能够和观众一起回到影院。”看到影院群里通知准备复工的消息后,张睿博差点掉泪,立马买了从老家返回重庆的动车票。

当日,各家电影企业也难掩兴奋:万象影城宣布“大幕重启”;万达电影发布推文:“大家的快乐都回来了”;华谊兄弟电影官微表示:“经历了178天的等待,终于,电影院复工在即。我们准备好了,期待与大家的重逢,一起回到有电影陪伴的美好日子。”

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相比3个月前短暂复工的首日票房1.38万,这次复工首日票房达349.7万。次日票房增加百万,达到453.8万。

不过,尽管官方规定7月20日就可营业,但张睿博所在的影院却推迟了复工时间。

“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。”张睿博告诉锌刻度,第一个难题就是影院的员工流失太严重,“有很多同事实在等不及影院复工,甚至觉得影院可能在今年都很难复工,就选择了辞职,这导致人手不足,剩下的员工工作量明显增加。”

人手少了,工作内容却更繁琐了。“在复工之前,我们既需要对影院进行全方位的大扫除和消毒,也需要对所有的系统和机器进行检查。”张睿博表示,这些都主要依靠影院的员工完成,“光是清理座椅,全面消杀,就耗费了好几天。和同事们连续好几天弯着腰,用酒精和清洁泡沫逐个对上百个座椅进行清理后,张睿博甚至腰酸背痛了一整夜。

而这仅仅是开业的第一步,影城还需要按防疫要求,按比例封锁座位,制作防疫海报,并安装防疫设备等。

这些工作对于张睿博所在大型影院都并不算轻松,而中小型的影院更是复工不易。

“我们影院一共6厅,有近千个座椅。但是疫情期间因为一直没营业,员工的工资也没开,有将近一半的员工都辞职了,现在只剩5个员工。所以复工前期人手不够,筹备期间就很辛苦。目前这几天我们也只能每天开半天。”刘成鸣(化名)是一所县城小影院的院线经理,他告诉锌刻度,眼下影院的工作比疫情前繁重很多,除了日常的检票放映等工作,还需要做好防疫,每天要及时给洗手间等场所应配备洗手液或消毒用品,公共区域每天消毒不少于8次,每个影厅每部影片放映结束后须彻底消毒一次,并进行通风。

“影厅内新风系统的更新与维护、对于观众座椅的更换和清洁、对于影院内外环境的消毒保洁工作等,事实上,一方面会增加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,另一方面也会增加影院成本。”在刘成鸣看来,对于大部分影院而言,“复工容易,但复苏仍难。”

根据公开数据,事实上,在城市复工率上,尽管一二线城市的复工率正不断提升,但四线城市的影院复工率目前仍然在40%以下。

截止28日,全国影院复工率仍然没有达到50%,以周日为例,以去年同期45%的影院,开出了大约27%的场次,贡献了去年同期仅为8.5%的票房成绩。

经典刷屏,新电影为何按兵不动?

不过,相较于日常的维护工作而言,排片是影院眼下更为关键的问题。

根据猫眼研究院调研数据,自2月至5月,观众对于重回影院的期待指数由54%上升至88%,公众“期待”、“喜悦”等积极情绪显著提高。影院复工消息发出后,支付宝上“电影”的搜索量在一天内增长了300%。

在猫眼关于驱动疫情过后去电影院观影的因素调研中,影院的防控措施、票价和新片是是拉动观众观影的前三位因素。

“虽然很想多去几次电影院捧场,但是全都是看过的老电影。”在北京工作的刘颖(化名)是一名电影爱好者,疫情前她曾尽量每两周去一次影院,北京第一家影院复工时,她立马打车去看了一场电影。“当时就想进一次久违的影院,哪怕上映的电影大部分都看过了。但是一直没有新片上映的话,我也不可能天天花钱看个氛围。”

的确,锌刻度查阅多地影院排片情况发现,上映影片主要以复映片为主,其中北京市首家开启预售的首都电影院西单店,在恢复营业首日,安排了《第一次的离别》、《璀璨薪火3D》两部新片及《误杀》、《捉妖记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多部复映影片。

深圳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影院排片也大同小异。而二三线城市的排片更是只能靠着吃“老本”迎来复工。

“大部分观众回到电影院的首选还是新片。目前新上的美国大片在周末档的售票能排到第一、第二位,网上评分较高的《误杀》和《寻梦环游记》虽然是复映片,但因为口碑好,复映的票房也还不错。”深圳一家影院的经理林华告诉锌刻度,“一些太老的影片,虽然口碑也不错,但首映时间太早很多人都看过多次,所以票房明显差劲。”

“观众们盼望新片的心情我们当然理解,但排片远不是外界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”林华向锌刻度解释,一般情况下,影院的排片总准则是,市场需求决定排片,观众要看什么就排什么;人次最大化:让最多的观众看到喜爱的电影;票房最大化:让影院获得最高的票房,“但是经历了疫情,刚刚复工的影视业比较特殊,排片肯定也只能特殊处理。”

“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片方基本不愿意冒险试水。”在林华看来,眼下院线先拿经典影片做重映,试探市场的接受程度,一方面是为片方试水,另一方面也是为影院尽可能回血,“哪怕是杯水车薪。”

这其实也有前车之鉴:早在今年3月,自全国疫情趋于稳定,影院复工的呼吁就不断,中间也确实有极短暂的小范围复工。但突然局部爆发的吉林疫情、北京疫情,又为复工带来了不确定性。疫情反复无常,小成本电影扔出去没水花,大体量的电影当然不敢贸然下赌注。

至于为何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敢于在此时上映,《第一次的离别》的出品人吴飞跃曾在接受自媒体“毒眸”采访时解释,热门的档期往往也意味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,因此会留给中小体量影片的市场空间会极为有限。

而从更具体一些的宣发策略上来说,影片的主题“离别”有一定关联性的档期,反而会助于影片的整体宣发,这也是选择这一档期上映的最主要原因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目前仍然没有一部中高体量的国产新片上映。截止目前,确定定档在7-8月的国产影片,屈指可数。亿元以上票房体量的,则更是只有8月25日七夕情人节档期的《荞麦疯长》和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两部影片而已。

“短时期内无新片上映的情况下,影院的确只能靠一些老电影来度过尴尬期。”有业内人士指出,乐观预测电影市场会在十一档迎来首次高潮,电影院届时也将出现观众回流的高峰,之所以这样认为,也是因为更多大体量影片可能会选择定档在十一国庆节,而这些影片将成为刺激观众观影消费的兴奋剂。

老片撑场,影院的下个春天可有盼头?

“我们目前的片源大概四五百部,能够支撑到明年三四月份,明年的暑期档可能会有建党百年的献礼电影出现,但是接下来档期是比较空的。”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曾向媒体透露。

而复映影片事实上也难以为影院回血。

影院复工首日,成都和平电影院首日网络预售票被一抢而空的新闻曾引发热议。但这家影院的首日票房收入仅为16.5元,每张电影票售价3.1元,票务平台收取3元服务费,相当于一毛钱请观众看了一场电影。

其实,为吸引顾客,多数影城都在此次复工期间推出了优惠票价。例如,首都电影院放映的《捉妖记》、《夏洛特烦恼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、《大鱼海棠》票价均为5元;北京大料国际影城则宣布,由于现阶段基本为复映影片,为回馈观众支持,所有上映影片票价均为4.9至15.9元。

不难看出,无论是影院还是观众,其实都更期待新影片。尤其是《唐人街探案3》、《夺冠》这两部电影,原本都是春节档冠军的种子选手,票房目测都是20亿起步,这些电影何时上映?

“在春节档撤档的电影,虽然观众呼声很高,但是电影想要回本是需要很大体量的观影需求才能满足的,而目前刚刚复工的影院需要按照要求控制入座率等,显然很难达到令片方满意的上座率。

从电影出品方的角度来考虑,应该还要等到电影市场恢复到正常状态。”林华推测,或许,这一批2020年的春节档电影,平移到2021年春节档也说不定。

不过,按照业内预测,如果没有更多拥有破亿实力的国产片定档,悲观预计最终8月单月票房大盘也难以突破25亿,相比去年同期78.35亿的成绩不足1/3。

在这样的境况下,上座率不得超过30%;日排片减至正常时期的一半;电影放映场所原则上不售卖零食和饮料……复工对于电影院停工半年的境况来说,可谓是杯水车薪,甚至更加加重了营运压力。

“所有因素综合起来,确实增加了运营成本。”刘成鸣告诉锌刻度,尤其是原则上要求禁止售卖饮食和禁止饮食,导致卖品服务收入将损失,“原本这些卖品收入全部归影院,相对利润比较高,占到全年营收的10%~15%。”

不过,张睿博认为,即便如此,“放映机不停,电影院就能活下去。”

(来源:锌刻度 黎霖)

转载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 “来源:XXX(非搜铺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本站采编中心:0571-87015503-809,邮箱:zhousongping@soupu.com。

搜铺资讯 责任编辑:周松平
分享至:

点击排行

数据

2020上半年成都首店数据报告:落户122家

访谈

精耕特色商业!携手宝龙商业后,浙江星汇志在跑赢新赛道

回到顶部